习近平:“我必定谨记这句话” _海内新闻_消息_湘潭在线

2018-07-17 11:17

我们满怀盼望来到厦门,方知习近平同道刚从厦门调到宁德地域工作。没见到他,愿坚觉得十分遗憾,说:“我满肚子的话儿,没法对他说了!”接着又举起大拇指对我说:“从繁荣的特区到贫苦地区,他又下去为民造福了!老伴,近平爱书如命,假如今后有机遇出版我的作品集时,必定送他一套,他用得着,也表现我对他的敬意!”我立刻拍板,记在心上。

1982年,作家王愿坚对习近平说,柳青可以做到中心或者省的一个文件发下来,他会晓得他的房主老大娘是哭还是笑。如果你们对人民的心声能懂得到这个水平,那对施政是不是很有辅助呢?习近平说,你说得太好了,我一定谨记这句话。

>>返回湘潭在线首页

【“学习笔记”按】

2014年10月15日,习近平主席在人民大会堂主持召开文艺工作座谈会并发表主要讲话。习主席在讲到第三个问题——“保持以人民为中央的创作导向”时说,他1982年到河北正定县去工作前夕,一些熟人来为他送行,其中就有八一厂的作家、编剧王愿坚。王愿坚对他说,你到农村去,要像柳青那样,深入到农民人民中去,同农夫群众打成一片。柳青为了深入农夫生活,1952年曾经任陕西长安县县委副书记,后来辞去了县委副书记职务、保存常委职务,并假寓在那儿的皇甫村,蹲点14年,集中精神创作《创业史》。

因为他对陕西关中农民生活有深入了解,所以笔下的人物才那样栩栩如生。柳青熟知乡亲们的喜怒哀乐,中央出台一项波及农村农民的政策,他头脑里即时就能设想出农民群众是高兴还是不高兴。会上习主席谈到,王愿坚给他讲过很多红军长征的故事,还讲了很多老将军的故事,令他很有感想,要求大家不忘初心,不能忘了打天下时的艰苦岁月,永远不能脱离人民群众。

“那你们俩都聊了些什么?”我问。

实在,在这之前,愿坚与习近平同志已有来往,也屡次在我眼前说起习近平同志。记得有一次,他说起习近平同志酷爱学习的事。由于愿坚是军队作家、编剧,所以他和习近平同志在一起念叨的大多是战斗年代的故事和文学。那天,愿坚对我说:“真没想到,近平的浏览量这么大,仅文学这一项,古今中外名著他读了很多,有的还不止读过一遍,让我大吃一惊!许多故事件节他能很具体地随口讲出来,有些段落甚至能完全背诵!不仅能讲能背,他还能正确说出作品主题思维、社会背景、创作作风、写作特色和作家的基础情形。除文学之外,中外的政治、军事、经济、文明、天然迷信等方面的著述他也读了许多。”

2018年5月15日,我收到了习近平主席送的两本书:《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一、二卷。两本厚厚的书用优美的红玫瑰色纸包装,大红色缎带捆好,多出的缎带奇妙地扎成一朵红花,喜庆而热闹。手捧这沉甸甸的礼物,我冲动不已、惊喜万分,心里热乎乎的,半天无法安静。许多旧事也逐一显现、匆匆清楚。

谢谢你,爱戴的习主席。

愿坚当年为习近平同志送行话别,固然时间从前30多年,但那天的情景至今我仍能记起。作为王愿坚的妻子,我了解愿坚的性情,他内向,一脸的严正、不苟言笑,更不容易无准则地褒奖一个人,他嘴里的褒义词是很小气的。但那天一回到家,愿坚就满怀喜悦地对我说:“现在很多人爱好向上走,他却取舍了下基层农村。”

5月14日,家里电话响了,是中央办公厅的一位同志打过来的。他在电话中对我说:“习总书记收到了您的来信。总书记表示,谢谢您赠予《王愿坚文集》,看到他的作品,就想起当年与他交往时的情景,至今都很悼念他。习总书记祝您身材健康,暮年幸福,今期特码什么肖。”中办的同志接着说:“习总书记要回赠您两本他自己的书《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一、二卷,共两册,您看怎么交给您,是派人送去还是从邮局寄您?”我一听,惊喜万分!我说:“太谢谢习主席了。怎么样都行,看你们便利吧!”中办的同志说:“那就从邮局寄吧。”尔后,我始终处于期盼的喜悦中,两次去转达室讯问有没有我的邮件,担忧被别人拿走或丧失了。

我问:“谁呀?”

作家柳青曾辞去县委副书记职务,蹲点陕西长安县的皇甫村14年,创作《创业史》。

习主席送我两本书

愿坚说:“习近平。”愿坚接着对我说:“近平的工作要调动,作为习仲勋同志的儿子、耿飚同志的秘书,他完整能够去一个前提好的地区和岗位,却去了河北正定县,而且仍是他本人请求去的。他已经在陕北偏远的乡村梁家河插队7年了,岂非还没干够呀!当初有些人削尖脑袋往大城市、大机关、至公司钻,他却偏偏要去艰难的地区持续磨难自己。也好,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好样的,近平分开北京,会在更辽阔的天地飞得更高更远。”

今年5月15日,习近平送给王愿坚遗孀翁亚尼两本书,这是何原因?谜底在《解放军报》头版文章《习主席送我两本书》里。

愿坚逝世后,我开端着手联系出版他的文集,同时,依照他的交代,整顿他生前一些未刊发的作品。咱们在收拾时,特殊抉择那些体现以人民为核心创作导向的作品,交由报刊发表。2017年6月13日,《解放军报》以一个整版的篇幅刊发了愿坚的遗作《国民的乳汁》,引起反应,《新华文摘》等很多报刊媒体全文转载,并荣登2017年《中国散文排行榜》。随后,多家出版社接洽我,切磋出版《王愿坚文集》事宜。今年上半年,《王愿坚文集》(七卷本)由东风文艺出版社出版。当披发着墨香的《王愿坚文集》一拿得手,我就着手给习主席寄书,通常送书是要作者签名的,但愿坚去世了,无奈由作者签,但这又是作者的作品跟遗言呀,我想了想,就在扉页写上了“王愿坚赠”,下面写上“翁亚尼代笔”,附上信,顺手用出版社包书的旧牛皮纸包起来,寄给了习主席。习主席日理万机,工作那么忙,能不能收到,有不时光看?这些都没多想&hellip,美乳有标准尤其是企业信心考核跟实地考察数;…

“近平是个很谦逊的人,重要是我讲,他听。我给他讲了些革命传统故事,良多是我当年写《燎原之火》时采访老红军、老八路时的素材,还讲了柳青等优良作家深刻基层一线休会生涯与人民大众打成一片的事。他一边听一边记,非常当真,令人激动。近平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他的将来相对能成大气象!”

5月15日,邮局的同志给我送来了《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一、二卷。接到书,一股暖流涌上心头。习主席日理万机,各方面事务忙碌,还惦念着我给他写信这件事,专门赠书给故交的家眷。兴奋之余,我也陷入深深的自责:我送给习主席的书是用毛糙破旧的牛皮纸包装从邮局寄的,而习主席送我的书却是用红玫瑰色的纸精心包好的,用大红色缎带捆好,还扎了一朵红花,可见习主席想得多么细、多么周密、如许温馨呀。这其中饱含的蜜意切实难以用语言表白。我想,这两本书不仅仅是送给我的,也不仅仅是送给愿坚的慰藉,更是对全部部队文艺工作者和他们亲人的关心,是他心系人民干部的实在体现。我要把这所有都告诉黄土之下的愿坚,我还要把习主席带领全党全军全国人民初心不变、牢记使命、在新时期大展宏图的一个个出色中国故事告知愿坚。他如果在天有灵,一定会愉快的。

1988年底,中国作协部署愿坚和我去深圳“创作之家”度假,愿坚说:“近平在福建厦门担负市引导,从北京到深圳,我们半途绕道在厦门停一下,看看近平,顺便给他带多少本书。”我连声说:“好。”